快捷搜索:  as

声势再起!哈啰顺风车来了,你敢坐吗?

原标题:声势再起!哈啰顺风车来了,你敢坐吗?

  文 陈兴华

出行领域再起声势。1月17日,哈啰出行宣布旗下顺风车业务车主招募上线20天以来,车主注册数量已突破百万,其中一线及新一线城市车主占5成以上(57%)。哈啰出行透露,上海、广州、东莞、成都、合肥、杭州等6个城市将在1月下旬开始试运营。

在此之前,顺风车市场的大头被滴滴出行牢牢把控,但由于2018年的两起安全事故,滴滴出行宣布无限期下线顺风车业务;宣称主打公益,对用户不抽取押金、不打补贴战的高德同期也下线了该业务。目前,仍在运营的顺风车仅剩车主不多的嘀嗒一家。

图/车事儿

此次哈啰顺风车拟上线的时间,恰逢一年一度的春运时期。面对再度涌来的顺风车车主和乘客,已经或即将上线顺风车业务的这些平台,如何切实降低发生意外的风险、有效规避安全隐患,依然是业界和监管部门共同面临的现实问题。

为何上线顺风车

2018年12月底,在相继接入嘀嗒出行、首汽约车等网约车平台的出租车业务后,哈啰出行宣布开始在其App内招募顺风车车主。“48小时急速审核,月赚2000”是顺风车App一栏下的醒目广告词语。

对于为何在这个时机上线顺风车业务,哈啰方面表示,“哈啰出行的各项业务本质上依然是围绕用户需求进行业务拓展,哈啰希望能够不断延展服务场景,为用户提供多元、便捷、优质且安全的出行服务,满足用户不同的出行需求。”

哈啰方面还称,“出行依然是非常大的市场,而且有很多痛点没有解决。” 据悉,在滴滴顺风车宣布下线仅20天后,哈罗单车公示更名“哈啰出行”,布局网约车领域。目前哈啰已拥有单车、助力车、打车、顺风车四项业务。

根据易观智库2018年9月12日发布的报告显示,中国互联网出行市场包括网约车(快车、专车)、出租车(APP端)、顺风车、租车(APP端租车、分时租赁)以及共享单车市场。互联网出行未来五年仍将保持25%以上增长,万亿市场潜力无限。

图/易观智库

而顺风车以其节能环保、低成本出行的优势受到消费者热捧,同时也成为各大网约车平台争夺的焦点。数据显示,2018年春运期间(2月1日-3月12日),共计3067万人次乘坐跨城顺风车回家和返程,相当于民航在春运40天运力(6541万)的46.9%。顺风车线路已辐射和覆盖全国几乎所有地市和99%的区县。

2018年前,滴滴曾经占据顺风车市场60%以上的份额。然而,三个月内两起恶性安全事件,使滴滴顺风车的商业模式受到拷问,交通部等主管部门对顺风车进行了严厉管控。去年8月27日,滴滴宣布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,随后高德也表示处于安全考虑下线顺风车业务。

头部玩家的淡出,留出大片市场空白,引得各路玩家蠢蠢欲动。嘀嗒想要争夺,却心有余而力不足。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李开逐曾表示,网约车已经有了一个巨头,肯定不能贸然闯进去。而依靠资本力量,哈啰意在发力顺风车领域。

2018年12月27日晚间,哈啰出行方面知情人士爆料,2018年9月左右,公司完成新一轮融资,融资额在40亿元人民币左右。据天眼查,这是哈啰出行的第13轮融资,历次融资总额超过200亿元人民币。阿里巴巴领投了其数轮融资,为哈啰出行最大股东。

图/车事儿

另据了解,顺风车曾是滴滴唯一条盈利的产品线,一年收入达上亿元。因没有司机、车辆等铺设成本,只需搭建信息系统平台为司机和用户做匹配、抽成等功能,相对更容易实现盈利。然而共享单车领域至今无一家盈利,哈啰切入城市共享汽车领域也为实现其经营盈利。

安全、合规性几何?

尽管互联网出行市场空间广大,然而发展至今,关于顺风车的准入标准设定、责任边界、安全与隐私等,依旧是待解的难题。如何切实降低发生意外的风险、有效规避安全隐患,成为业界和监管部门共同研讨重点。

在保障顺风车乘车安全方面,哈啰方面表示,将主要从司机审核、专职客服、安全预警等多个方面为用户提供安全保障。在产品设计上杜绝社交相关功能,同时确保司机、乘客的隐私信息安全;设立7*24小时安全应急专线,24小时专职客服应答;建立司机准入一整套完整的审核标准。

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杨磊 图/视觉中国

然而,对于安全风险问题,哈啰并没有明确表述,用户协议显示,事前的司机信息审查机制对司机行为约束力仍然有限,而乘车过程中也并没有同步录音的要求;平台还提示,一旦进行线下交易,平台对乘客和车主无法提供保障,也不会协调处理二者之间产生的争议。

自去年两起滴滴顺风车的恶性事件之后,为进一步规避安全隐患。一方面,以滴滴为首的网约车平台公司,开启车内录音等功能,在一定程度上引发安全与隐私之争;另一方面,关于车主与平台、平台与监管部门之间的责任边界问题亦成为焦点所在。

图截自哈啰出行顺风车用户协议

1月15日,在由中国青年网主办、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承办的研讨会上,北京中闻律师事务合伙人王维维认为,顺风车不属于公共交通体系,车内空间自然也不应该是公共空间。但私家车主选择顺风载客来补贴出行成本,则应让渡出一部分隐私空间,比如在顺风车程中接受录音等安全措施。而安装摄像头等,就超出了这种让渡的底线。

谈及责任边界的问题,北京中闻律师事务合伙人姜先良认为,法律责任一般有三个维度:民事责任、行政责任、刑事责任。如果把顺风车作为撮合平台,则更多强调其作为撮合平台的居间合同责任。而标准责任边界的问题,关键在于团体标准或监管标准的出台。其根本在于,顺风车合规才是其价值源头。

然而,南都记者实测发现,哈啰平台系统自动识别注册者身份方面或存在漏洞。身份证照片、驾驶证号若显示不完全,比如遮挡身份证头像,系统依然判定识别成功(如下图所示)。不过,下方的信息识别区域支持上述个人信息的手动修改,当身份证号与驾驶证号不一致时,则无法进入下一步。另外,车主认证注册的整个流程中,并未涉及人脸识别核验环节。

左图:遮挡身份证头像;右图:驾照姓名显示不全

另外,有行业分析人士表示,就目前来看,平台是否会对车辆路线行驶偏移、不合理长时间停留等风险进行预警,是否建立投诉冻结机制、对乘客投诉未核查处理的驾驶员限制派单,是否实行随机派单机制、禁止驾驶员随意选择乘客,是否针对“修牌改号”、“冒名顶替”定期随机抽查等等,均有待相关企业予以进一步优化和落实推进。

信息通讯研究院李强治认为,顺风车业务相比较网约车业务更应该重点监管,除了要求企业做好司机背景审查等“事前”监管,更应该把监管重心放到“事中”、“事后”,尽快建立起相关监管手段。具体做法比如在安全方面设立宏观监管指标,并划定合理的尺度。同时加强对平台公司背景审查机制、投诉处理机制等运作效率的监管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